”不过当时单位放假 老人强占共享单车

By , September 30, 2017 12:12 am

兄弟二人卖非法爆竹 称挣的就是危险钱-搜狐新闻   接头多次核实身份后,卖家才带记者去位于居民楼内的“库房” 看货“库房”就是卖家卧室,几平米的地方堆满上百件烟花爆竹 推销卖家推销称,他的货不但价格低,且绝对安全   法制晚报讯(夜线报道组)今天起,北京市内的烟花爆竹销售网点正式开门营业。早在几天前,位于大兴区狼垡长丰园小区内的一个爆竹“销售点”就提前进入了“销售旺季”。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暗访发现,这处藏身于两居室的“销售点”的储存条件和烟花品种,均不符合北京市相关规定,爆竹存放处几米远就是燃气灶。   负责经营的兄弟俩一直小心谨慎,反复询问购买者身份。据他们介绍,去年哥俩就曾被查处,今年又在原处重操旧业,并称自己“挣的就是危险钱”。   接头   熟人介绍才接待反复询问买家身份   近日,有市民向《法制晚报》记者反映,大兴区长丰园小区有哥俩正经营一处爆竹销售“黑窝点”。爆料人称,经营者马氏兄弟非常谨慎,如果不是熟人介绍根本不会接待。   果然,在记者头次拨打马氏兄弟中“弟弟”的电话时,对方先直接问:“你怎么知道我这儿的?”按照爆料人的指点,记者称是一位同样姓马的老客户介绍来的。该男子听后犹豫片刻又问,“你知道我在哪儿吧?”当记者说出小区和楼号后,该男子的口气有所缓和,“过来吧,到附近再说。”   到达大兴区长丰园小区附近后,该男子通过电话说明了停车位置并询问了记者的车牌号,随后让记者原地等候。   大约15分钟后,一辆黑色捷达轿车停在旁边,接电话的“弟弟”摇下车窗,又核实了一遍记者的身份,“哥们,你是马某介绍的是吧?买炮仗?”后三个字声音明显压低。得到肯定答复后,男子才让记者跟着车来到了小区五区1号楼下。   下车后,兄弟俩并未直接带记者前往库房,而是聊天似的询问记者要什么样的,打算花多少钱,冷不妨还要追问一句,“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得到满意的答复后,才领记者进入2层的“库房”内。上楼的工夫,两人小声告诉记者,只有熟人介绍他们才接待。   看货卧室里堆满烟花二踢脚窜天猴无标识   这处“库房”实际是两居室其中的一间卧室,面积不足10平方米。开门后,满眼尽是“玫瑰红”、“荣华富贵”、“吉利福”等一系列印着吉祥名字的花炮包装。   靠墙的位置已经堆出了一人多高的爆竹,留出的空地勉强够站三个人的,其中既有旅行箱大小的烟花,也有被禁止燃放的“二踢脚”。记者估算,烟花爆竹至少有上百件。   “来这个,倍儿棒。那个也不错,打得老高了。”兄弟俩中的“哥哥”不停地给记者介绍产品。这些烟花从外表上看,大部分都有名称、产地、燃放说明和安全须知。但这些产品大部分都不属于“熊猫”、“逗逗”等北京市烟花爆竹专营企业品牌。一些诸如“二踢脚”、“窜天猴”之类的产品,商品表面上几乎没有任何标注。   这处“库房”所在的两居室内住着“哥哥”一家三口,记者在房间内未看到灭火器等安全措施。在这间卧室门外几米处,厨房的燃气灶上还坐着锅。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在房内见到了“哥哥”的妻子和儿子,几岁大的孩子对于接踵而至的陌生人,没有显出任何害怕和胆怯,只是自顾自地玩耍。   根据《北京市烟花爆竹经营许可实施办法》,经营场所面积达10―20平方米的,限制存放的烟花爆竹只有50箱,而且还要配备灭火设备和经过安全培训的专业人员。   推销自称有“渠道”价格低货也“绝对安全”   在向记者推销爆竹的时候,兄弟俩也未放松警惕,对于记者询问烟花的来源,只含糊回答“有人给送”,之后便将话题扯到别处。   按他们的说法,由于自己有“渠道”,拿货价格低,所以正规店买八九百甚至千元的爆竹,在他这里最高也只有400元。“我们这儿的货绝对安全。”见记者对烟花的安全性有疑虑,兄弟俩表示,自己销售的烟花爆竹都是正规厂商生产的,只是不在北京市许可的销售范围内。   “咱们这炮质量都有保障,而且也便宜,要不怎么这么多人来买呢。我们卖的也都是回头客,要么就是朋友介绍过来的。”   自述趁放假倒腾爆竹已经干了很多年   帮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将爆竹装车后,“弟弟”总算送了一口气,逐渐放松了警惕,点起香烟和记者开始了闲谈。   他自称在“动车段”上班,每年这时单位基本都没什么事儿了,就回来“倒腾”点爆竹。差不多每年都是从腊月末开始,到正月十五结束,已经干了很多年。   据他称,贩卖爆竹之初,他也和其他贩子一样,站在垡头附近的街边,手里拿着些许点燃的“呲花”招揽客人。一段时间后,俩人也积攒了一定的老客户,于是不再“站街”,直接电话联系到家中交易。   就在闲聊时,一位不久前刚买完爆竹的老顾客又回到这里“补货”,原本打算在楼下抽烟的“哥哥”立刻打着招呼迎了上去。   但“弟弟”也告诉记者,这两年来买爆竹的人越来越少了,“有兴趣的人不多,我们这儿也卖不了多少了。”按照此前“哥哥”的说法,由于买的人并不太多,记者当日看到的绝大部分品种在“破五”之后,应该还能有些剩余。   自知是挣“危险钱”曾被查处又重操旧业   对于从事的“行业”,俩人也承认确实危险。在屋内堆放这么多的烟花爆竹确实不妥,况且家人还住在里面。   “弟弟”称,哥哥一家三口就住在“库房”里,自己的住处就在其楼上。所以俩人从来不敢在屋里抽烟,“我们挣的也就是个危险钱。”   他们口中的危险,不仅仅是指烟花爆竹。“弟弟”告诉记者,之所以在“接头”时如此小心谨慎,主要是因为他们哥俩去年就曾被公安机关查处过。   “估计是被眼红的人给‘点’了,警察直接到家里来查,罚了我们不少钱。”不过当时单位放假,所以俩人短暂的“失联”并没有引起单位的注意。   今年,他们又在原处重操旧业。   追访厂家称未向北京发货销售警方将调查   记者看到,卖家极力推荐“最好看”、“装药足”的喜满楼和好吉利两款烟花,包装上分别显示厂家为湖南醴陵明兴出口花炮厂和浏阳市美乐烟花厂。   今天上午,记者致电厂家,两家的工作人员均表示自家生产的都是符合标准的环保型烟花,但在北京地区没有销售网点,也没有向北京发货销售。如果市面上有售,很可能是从河北或其他地方转卖来的。   其中美乐烟花厂的工作人员介绍,好吉利这类烟花出厂价为五六角一发,25发装的价格大约为十几元,卖家出售价为六七十元。   今天上午,记者将居民楼内私售烟花爆竹的情况反映给大兴警方,他们表示将派人查处。   文并摄 夜线报道组相关的主题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