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想来做月嫂 变魔术街头袭胸 老人携积蓄跳河

By , September 30, 2017 12:11 am

二孩父亲花两月工资请月嫂 只为睡个安稳觉   三更半夜,曹姐还在哄孩子。她说月嫂的辛苦只有带过孩子的人才知道。好多朋友觉得自己工资高,都想来做月嫂。但绝大部分人做了一个月就打退堂鼓,因为觉得太累。   小迈有个5岁半的姐姐,她很喜欢这个贴心的阿姨,常常扭着她给自己出算数题。曹姐也很耐心地陪她。她说做月嫂,最磨练人的,就是耐心。   曹姐在给小迈洗澡。给新生儿洗澡常常让父母手足无措,而对于曹姐来说,这些流程都已操作得非常熟练,自己一个人就可以独立完成。 曹姐有个小本子,用来记录小迈的吃奶、大小便、睡觉的时间,以更好地调整他的生活规律。 曹姐的新生儿护理百宝箱。   2016年元旦节那几天,成都雾霾重重。小迈有点焦躁,曹姐用自己的土办法“蛋包银”来试着给小迈“祛风火”。她把银戒指放在用艾草叶煮熟的鸡蛋里,在小迈身上揉搓。   当初去雇主家途中,曹姐望着车窗外似有所思。每次去到一个新家庭,都是一段新旅程的开始。生活习惯,交流方式,曹姐都需要慢慢磨合。 结束了一个月的月嫂工作,曹姐拖着行李箱回家。但老公、女儿都在外打工,曹姐也始终无法安定下来。 除 夕夜,窗外鞭炮声声,屋内觥筹交错。“大家新年快乐!”曹姐抱着婴儿,腾出一只手端起茶杯,给正在团年的雇主一家碰了个杯。做月嫂八年,这是曹姐第一次在 雇主家过年。为了过个轻松年,这户人家不仅提前几个月就诚意相邀,并开出重金聘请,过年还单独给曹姐封了上千元的红包。预约曹姐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今年下半 年,这注定是忙碌的一年。 雇主的纠结 曹 姐名叫曹润芳,属猴的她今年48岁,是成都某月嫂公司的资深月嫂,踏入月嫂行业已经有8年。之前曹姐在北京做了几年钟点工,为了女儿的教育,她2008年 回到成都做了月嫂,前前后后带过30多个刚出生的婴儿。工资从曾经的每月一千多元到现在的七八千甚至上万元,曹姐算是见证了月嫂行业的蓬勃发展。 去 年底,成都市民陈先生家迎来了第二个小宝宝,那时“二孩政策”还未正式实施,陈先生没有陪护假,在经历了几天黑白颠倒的生活后,难以在工作和带娃之间兼顾 的他,决定请一位月嫂。经月嫂公司推荐,他选择了月薪七千元的曹姐。七千元差不多是上班族陈先生两个月的工资,但为了睡一个月的安稳觉,不把身体搞垮,他 还是决定请月嫂。 月嫂的辛劳 2015 年12月,曹姐在妇女儿童医院与准备出院的陈先生夫妇见面后,抱上刚出生的婴儿小迈,来到了陈先生家。途中,曹姐望着车窗外似有所思。每次去到一个新家 庭,都是一段新旅程的开始。生活习惯,交流方式,曹姐都需要慢慢磨合,她说大部分的家庭都非常好相处,但也会遇到一些难相处的。曾经有一位老太太处处刁 难,气得她想一走了之。后来在雇主苦劝之下留了下来,而老太太也通过相处逐渐理解了月嫂的辛苦,大家握手言欢。 未来的憧憬 曹姐结束了在小迈家的月嫂工作,回到自己在龙泉驿桃花村的家,邻居的房子早已租给别人。由于常年在外做月嫂,回家时间很少,坐在门口的租客们对这个陌生房东很好奇。曹姐的丈夫在工地上做厨师,20多岁的女儿在上海打工。这个家,常年无人打理。 曹姐最近在龙泉驿街上看中了一套70多平米,价值40多万的二手电梯公寓,买不买还有点犹豫。做月嫂,她住过很多欧式或中式,豪华或普通的家,但一个宽敞舒适只属于自己的家,是她一直想要的。可年轻的女儿还想在外面漂泊闯荡,曹姐也一直无法安稳下来。 “再做几年月嫂看看吧,满了五十岁多半就做不动了,也许那时再换个大房子吧。”曹姐笑着说。华西都市报记者陈羽啸摄影报道相关的主题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