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改装豪车遭查 日媒曝光毒气岛

By , September 30, 2017 12:10 am

  [新民网・最新报道] “原本8时21分就该上车离开东站,但我现在还没有离开上海!”22日下午4时左右,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收到了毛女士的爆料,称自己在携程上购买了8时21分从上海开往周口的长途客车票,谁知,班次晚点7小时、遭到两次换车、被抛在高速路口,回家路上发生的种种问题令她“心力交瘁”。“我只想安心回家!”这是毛女士对记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图说:下午3时多,毛女士才检票上车。毛女士供图 下同
图说:下午3时多,毛女士才检票上车。毛女士供图 下同

  苦等七小时上车 才坐十分钟又遭换车

  1月22日一早,毛女士来到了位于浦东的上海客运东站,眼见过了预定发车点还没动静,心里万分焦急。“八点半左右才有广播,直接通知这趟车晚点到下午两点开车,”茫然的她跑去服务台询问,“并没有告知晚点的具体原因,就回复我们自己出去逛逛,”毛女士回忆道。同车的邵先生也向记者证实了她的说法,“一车五十多号人,当时就全傻了,最令人气愤的是,车站的服务让人失望。既没有人向我们解释晚点的原因,也没有及时主动向我们提供帮助。对于这样晚点的情况,车站告知的解决办法只有等一个字。”

图说:毛女士被换到了这辆挂着“上海―无锡”牌子的车辆。
图说:毛女士被换到了这辆挂着“上海―无锡”牌子的车辆。

  苦等7个多小时,“无人问津”的一车乘客终于在下午3点15分从客运东站出发了。“万万没想到,才驶出车站10分钟就被要求下车,转至另一台挂着‘上海-无锡’牌子的客车。”面对“中途换车”,乘客们只能无奈接受。“过年时候票本就难买,这趟车不坐,谁能保证买得到票呢?”邵先生坦言。

  然而,之后发生的一切更让他们大跌眼镜。“上了这辆车后,司机也没有马上驱车离开上海,称还要去接另一名司机,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赶紧回家。”毛女士告诉记者,“下午四点三刻,在奉贤区的一个加油站,等到了另一位司机,这才正式上路”。

  原本应该在早上8点21分踏上回家路的一车人,终于在接近下午五点正式出发了。

  中途又换回原车 有人上车付钱去上海

  经过了一夜的行驶,以为能平安到家的毛女士又遇到了麻烦。

图说:这辆“太康―上海”的客车就是毛女士原本应该乘坐的客车。
图说:这辆“太康―上海”的客车就是毛女士原本应该乘坐的客车。

  1月23日早上九点半,行驶到河南省太康县的长途客车再次停了下来,“司机告诉我们又要换车了,而这次我们需要换回从上海东站出发时坐的那辆车。”毛女士与邵先生只得乖乖下车,“司机向我们解释,说原来我们坐的车要回东站接客,所以把我们先包给了这辆挂着‘上海-无锡’牌子的车,然后在太康县再坐回上海到周口的车。”

图说:老太告诉毛女士,拨打名片上的电话。
图说:老太告诉毛女士,拨打名片上的电话。

  又是一个多小时的等待,乘客们坐上了一开始在东站乘坐的客车。“到这里还不算完,司机竟然还在高速上停下来接客!”据毛女士所述,客车一边在送乘客前往目的地,一边还在载客、售卖回上海的空座。“去上海的票一张200元,我看到在收了钱以后,司机并没有给他们票。”毛女士向记者提供了一张名片,“一位上车的老太太告诉我,她们都是打名片上的电话,约好时间地点,付了钱以后上车,客车便把他们送去上海。”

  而付钱上车的乘客约定的上车地点大多都是在高速路口,或收费站附近上的车。“就在商州高速淮阳收费站那儿,客车被运管处的罚了款,就是因为停在路边接客。”毛女士告诉记者,自己最后在文昌大道附近的路边被放下,并没有被送到正规的车站。

  终于,在历经了18个小时的辗转后,今天下午2时35分许,毛女士回到了周口市的家中。而根据购票信息显示,这趟车到达目的地所需时间大约在8.5小时。

图说:毛女士的车票。
图说:毛女士的车票。

  上海长途客运东站:收到乘客投诉 一旦查实将进行赔偿

  对于这段旅途,毛女士用“折磨”来形容:“上海长途客运东站,提供的服务和对于车辆的监管实在太不到位了!首先,在客车晚点以后,车站连最基本的服务都没有提供。而出站后客车在营运过程中的种种行为,更是折射出了东站管理与监管的缺失。”

  记者就此事联系了上海长途客运东站,调度室的工作人员作出了回应,“已经收到了乘坐两辆客车的旅客投诉,目前他们全都安全抵达了目的地。”对于毛女士遇到的问题,他也表示,客运东站将做进一步的调查,向车主核实具体情况,如果确实出现了中途换车,并造成了旅客的时间和金钱上的损失,将会根据情况做出赔偿。

  同时,记者也就毛女士的遭遇咨询了光大律师事务所的潘轶律师,他表示,根据《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客运经营者不得中途交给他人运输,不得擅自更换客运车辆。毛女士中途被换乘了其他车辆,明显违反了客运规定,道路运输机构可以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的罚款。

  而根据《上海道路汽车客运站收费细则》第十条规定:除不可抗力外,承运人或客运站有下列情况之一的,责任方应向对方支付班车延误费、班车脱班费、班车停班损失补偿费。毛女士也可以向责任人(客运站或者承运人)按照票价索赔。

  记者手记

  在采访时,毛女士坦言最令她寒心的是:在客车班次晚点那么久的情况下,上海长途客运东站的服务从根本上缺失。哪怕是一杯热水?一个休息室?又或者是几句解释或者安抚?车站的服务人员除了让一车人“出去逛逛”,就没有更多的言语。这样的服务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交通客运站点是否能令人满意呢?

  而作为售票平台的携程、管理车辆运行的上海东站在监管上的缺失同样深深地伤害了消费者。堂而皇之地让一车人下车换乘、毫无时间观念地让乘客无故等待,竟然还在高速上停靠载客。车主固然难辞其咎,而携程和客运东站也同样责无旁贷。现在正值春运高峰,每一个回家的旅客都希望一段安安稳稳的旅程,每一个环节如果都能落实管理、监管到位,毛小姐的遭遇不就能够避免了吗?

  (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 董怡虹)

相关的主题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